May 31, 2010
---------------------
Monday
>>>Welcome visitor, you're not logged in.
Login   Subscribe Now!
Home User Management About Us Chinese
  Bookmark   Download   Print
Search:  serch "Fabao" Window Font Size: Home PageHome PageHome Page
 
Li Jie v. Liaoning Jinpeng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Co., Ltd.
李杰与辽宁金鹏房屋开发有限公司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案
【法宝引证码】
 
  
Li Jie v. Liaoning Jinpeng Real Estate Development Co., Ltd.
(dispute over recovery of financial distressed debt)
 

李杰与辽宁金鹏房屋开发有限公司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案

[Judgment Abstract] [裁判摘要]
Under Article 238 of the Civil Procedure Law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provisions of the Official Reply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on the Issue of Whether a People's Court Should Accept a Lawsuit Filed by a Party for Any Disputed Content of an Enforceable Notarized Debt Instrument, an enforceable notarized debt instrument is the same as an effective judgement or an arbitration award in being the enforcement basis of a people's court, and a party may hereby apply for enforcement. For an enforceable notarized debt instrument, after any dispute arose, a creditor shall apply for enforcement. If a creditor directly files a lawsuit, a people's court will not accept it.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事人对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内容有争议提起诉讼人民法院是否受理问题的批复》的规定,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与生效判决书、仲裁裁决书一样,是人民法院的执行依据,当事人可以据此申请强制执行。对于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发生争议后债权人应当申请强制执行,直接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Under Article 1 of the Joint Notice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and the Ministry of Justice on Issues concerning the Enforcement of a Debt Instrument with Enforceability Granted by a Notary Public, an enforceable notarized debt instrument shall satisfy the condition that parties concerned have reached a written consensus on the enforcement in the debt instrument. If there is only the notarization in form and no special consensus on enforcement between parties concerned, the effect to apply for enforcement will not come into being. Therefore, the declaration of intention of parties under the contract is an important source to give compulsory execution effect to an enforceable notarized debt instrument. Parties may agree on the content of direct application for enforcement by way of consensus and change the said content to abandon the special guarantee of the creditor's rights. Where there is an enforceable notarized debt instrument, and later on, both parties agree that for some creditor's rights, litigation is available for them to settle the dispute. That is, the content that parties can directly apply for enforcement is changed by means of consensus and thus parties concerned may file a lawsuit against the above-mentioned claims.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公证机关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执行有关问题的联合通知》第一条的规定,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必须符合当事人已经就强制执行问题在债权文书中达成书面合意的条件。如果仅有公证的形式,而没有当事人关于执行问题的特殊合意,也不能产生可以申请强制执行的效果。因此,合同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赋予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强制执行效力的重要来源,当事人可以通过合意的方式约定直接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法律亦不禁止当事人变更直接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放弃对债权的特殊保障。在存在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公证债权文书的情况下,双方当事人后又对部分债权约定可以采取诉讼方式解决纠纷,是通过合意的方式变更了可以直接申请强制执行的内容,当事人可以就该部分债权提起诉讼。
Full-text omitted.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4)民二终字第199号
 上诉人(一审原告):李杰
 委托代理人:刘政伟,辽宁卓政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宋作江,辽宁卓政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一审被告):辽宁金鹏房屋开发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王中业,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张天宝,辽宁衡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孔为,辽宁乾开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杰、辽宁金鹏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鹏公司)因金融不良债权追偿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辽民二初字第0000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王涛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梅芳、杨卓参加的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书记员陈明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2001年3月8日,金鹏公司与中国工商银行沈阳市常德支行(以下简称工行常德支行)签订编号为2001常德字007的《人民币中长期借款合同》。该合同约定,金鹏公司向工行常德支行借款人民币4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01年3月8日至2009年3月8日止。借款利率根据国家政策有关规定,一年一定,第一年的利率为月息5.175‰,期满后由贷款方根据国家规定当时规定档次利率重新确定下一年借款的利率。自贷款发放之日起按日计息,按季结息,借款到期还清本息。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的还款计划归还借款本息时,贷款人按照国家规定对逾期贷款每日计收万分之二点一利息,借款人不按期支付利息的,贷款人对借款人未支付的利息计收复利。同日,双方还签署了与上述借款合同相同编号的《抵押合同》,约定金鹏公司以其位于沈阳市铁西区兴顺街281号(8#)、 289号(9#)、小十三路2号(7#)的地下一层在建工程24994.63平方米作为上述借款的抵押物,并办理了抵押登记。2001年3月19日,工行常德支行将4000万元借款支付给金鹏公司。其后,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双方又将抵押物变更为位于铁西区小十三路 2号(7#)地下一层、地上3-8层的在建工程,兴顺街281号(8#)地下一层、地上3-8层的在建工程,兴顺街289号(9#)地上1-7层的在建工程,其抵押物的面积同时变更为41 095平方米,并于2001年5月29日办理了变更抵押登记。
 2001年4月4日,沈阳市公证处分别出具了(2001)沈证经字第04239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以下简称 04239号《公证书》)和(2001)沈证经字第04240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以下简称04240号《公证书》)。其中,04239号《公证书》载明:“兹证明贷款人:中国工商银行沈阳市工行常德支行代表人王晓光与辽宁金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表人赵光慈,于二OO一年三月八日签订了前面的《人民币中长期借款合同》。” 04239号《公证书》载明:“兹证明贷款人:中国工商银行沈阳市工行常德支行代表人王晓光与辽宁金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表人赵光慈,于二OO一年三月十四日签订了前面的《抵押合同》。”沈阳市公证处在该两份公证书中,分别赋予了该两份合同强制执行的效力。沈阳市公证处还于2001年4月4日制作了一份《谈话笔录》,内容为金鹏公司同意在不履行义务或者不完全履行义务时,同意接受强制执行。金鹏公司的代理人陈忠治于2001年4月7日,在该谈话笔录上签字。
 2001年5月31日,金鹏公司与工行常德支行签订编号为[工银]字[辽宁]行[常德]支行[2001]年[014]号的《中国工商银行房地产业借款合同》。该合同约定,金鹏公司向工行常德支行借款人民币1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01年4月30日至2009年4月30日止。借款利率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规定执行,第一年的利率为月息 5.175‰,第二年及以后各年的利率,按当时相应档次利率依法确定。借款按日计息,按(季、月)结息,结息日为每(季末月、月)的20日,借款到期,利随本清。借款人未按合同约定的还款计划归还借款本息时,贷款人按照国家规定对逾期贷款每日计收万分之二点一利息,借款人不按期支付利息的,贷款人对借款人未支付的利息计收复利。同日,双方还签署了编号为2001年常德字第014号的《抵押合同》,约定金鹏公司以其位于沈阳市铁西区兴顺街281号(8#)地上9-11层、小十三路2号(7#)地上9-11层在建工程9519平方米作为上述借款的抵押物,并于2001年5月29日办理了抵押登记。2001年5月31日,工行常德支行将1000万元借款支付给金鹏公司。
 2001年6月6日,沈阳市公证处分别出具了(2001)沈证经字第08257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以下简称 08257号《公证书》)和(2001)沈证经字第 08258号《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以下简称08258号《公证书》)。其中,08257号《公证书》载明:“兹证明贷款人:中国工商银行沈阳市工行常德支行代表人王晓光与辽宁金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表人赵光慈,于二OO一年五月八日签订了前面的《中国工商银行房地产业借款合同》。”08258号《公证书》载明:“兹证明贷款人:中国工商银行沈阳市工行常德支行代表人王晓光与辽宁金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代表人赵光慈,于二OO一年五月八日签订了前面的《抵押合同》。”沈阳市公证处在该两份公证书中,分别赋予了该两份合同强制执行的效力。沈阳市公证处于当日还制作了一份《谈话笔录》,笔录载明:“借款期限自二OO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至二00九年四月三十日。债务人在不履行义务或者不完全履行义务时,同意接受强制执行。”金鹏公司的代理人陈忠治在该谈话笔录上签字。
 金鹏公司已还利息为6187 575元。
 2004年1月5日,工行常德支行向金鹏公司送达《中国工商银行催收欠息通知书》 (以下简称欠息通知书),内容为:截至2003年12月31日,贵单位已积欠我行贷款利息241万元,请抓紧筹措资金,偿还欠息。否则,我行将采取下列相应措施:一、降低贵单位信用等级。二、停止审理贷款、银行承兑汇票等融资业务申请。三、报请人民银行列入恶意欠息企业名单,向社会发布。四、宣布借款提前到期,取消尚未发放的借款,并提取收回全部贷款。五、依法向法院申请支付令、申请强制执行或直接提起诉讼,追偿欠息。金鹏公司对上述内容没有异议,并于2004年1月6日签章确认。
 2005年7月15日,中国工商银行辽宁省分行与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以下简称长城公司沈阳办)签订了编号为辽营0316《债权转让协议》,中国工商银行辽宁省分行将金鹏公司所欠工行常德支行上述借款本金5000万元及相应利息转让给长城公司沈阳办。长城公司沈阳办受让该债权之后,分别于2005年11月2日、2007年6月29日、2009年6月19日、2011年5月25日,在《辽宁日报》、《辽宁法制报》上对金鹏公司等债务人发布催收公告。但金鹏公司始终没有向长城公司沈阳办履行偿还义务。
 2012年12月3日,长城公司沈阳办与李杰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长城公司沈阳办将其对金鹏公司享有的债权本金 5000万元及利息4950.87万元,本息合计9950.87万元,以人民币144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杰。协议签订后,李杰付清了全部转让价款,并办理了上述债权的移交手续。长城公司沈阳办于2012年12月7日,在《辽宁法制报》上发布了债权转让公告。
 2014年2月25日,李杰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金鹏公司向李杰偿还借款本金人民币5000万元,截止到2013年3月30日的利息人民币5260万元,合计人民币10260万元;李杰对本案抵押物依法享有优先受偿权;由金鹏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另查明:长城公司沈阳办于2011年3月16日,就[工银]字[辽宁]行[常德]支行[2001]年[014]号《中国工商银行房地产业借款合同》所涉债权800万元,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沈阳中院)提起诉讼。沈阳中院经审理认为公证部门已经赋予该800万元债权强制执行效力,故长城公司沈阳办应当依法申请执行而不应当另行诉讼,并于2011年7月12日作出(2011)沈中民五初字第29号民事裁定,裁定驳回长城公司沈阳办的起诉。长城公司沈阳办不服该裁定,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2月31日作出(2011)辽民二终字第00108号民事裁定,裁定撤销沈阳中院(2011)沈中民五初字第29号民事裁定,指令沈阳中院对此案进行审理。长城公司沈阳办于2014年3月25日提出撤回诉讼申请,沈阳中院作出(2014)沈中民四初字第187号民事裁定,裁定准许长城公司沈阳办撤回起诉。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债权转让合同的签订者是中国工商银行辽宁省分行与长城公司沈阳办以及长城公司沈阳办与李杰,签订以上合同反映了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在缔约过程中,各方当事人也遵循了债权转让的操作规程,发布了公告,该债权转让行为没有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并且债权转让合同签订后,李杰已将全部转让价款交付给了长城公司沈阳办。因此,债权转让行为以及所签订的债权转让合同均为有效,应受法律保护。
 一、关于李杰是否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的问题。金鹏公司认为,长城公司沈阳办依据该合同对金鹏公司提起过诉讼,李杰未提供其资产评估的详细报告和债权转让前的公告情况,因此,无法确定李杰有原告主体资格。一审法院认为,审查李杰诉讼主体资格,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结合案件情况分析李杰作为诉讼主体是否适格。本案李杰是债权转让合同的相对人,债权转让合同效力与其有法律上的直接利害关系。故李杰作为本案的原告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规定,主体适格。
 ......



Dear visitor,you are attempting to view a subscription-based section of lawinfochina.com. If you are already a subscriber, please login to enjoy access to our databases . If you are not a subscriber, please subscribe . You can purchase a single article through Online Pay to immediately view and download this document.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contact us at:
+86 (10) 8268-9699 or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您好:您现在要进入的是北大法律英文网会员专区,如您是我们英文用户可直接 登录,进入会员专区查询您所需要的信息;如您还不是我们 的英文用户,请注册并交纳相应费用成为我们的英文会员 ;您也可通过网上支付进行单篇购买,支付成功后即可立即查看本篇案例 。如有问题请来电咨询;
Tel: +86 (10) 82689699, +86 (10) 82668266 ext. 153
Mobile: +86 13311570712
Fax: +86 (10) 82668268
E-mail: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法宝引证码】        北大法宝www.lawinfochina.com
Message: Please kindly comment on the present translation.
Confirmation Code:
Click image to reset code!
 
  Translations are by lawinfochina.com, and we retain exclusive copyright over content found on our website except for content we publish as authorized by respective copyright owners or content that is publicly available from government sources.

Due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legal systems, and culture, English translations of Chinese law are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 Please use the official Chinese-language versions as the final authority. lawinfochina.com and its staff will not be directly or indirectly liable for use of materials found on this website.

We welcom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which assist us in continuing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our materials.
 
Home | Products and Services | FAQ | Disclaimer | Chinese | Site Map
©2012 Chinalawinfo Co., Ltd.    database@chinalawinfo.com  Tel: +86 (10) 8268-9699  京ICP证010230-8